雪景片:吃水莫忘情,护泉水显X思

发布于 3 天前

在红沙沟去东涝山村的岭上,有一口泉,暂时没有人给起名字,附近的村民都去装水喝。虽然没有什么权威的质量检测部门来检测过水质,大家都觉得比自来水好喝。每天都有几十号人带着大桶小桶去装泉水,我家也如此。


讲给孩子听,为什么要向老师道歉?

发布于 4 天前

正是因为老师负责任,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把家长约出来讨论孩子问题。家长们也是上班的,自然懂得这份辛苦,好不容易周六周日放松一下,却牺牲自己休息的机会关心你家孩子学习问题,家长们自然要感谢了。首先要道歉我的孩子让您操心麻烦了,当然这句话表面是道歉其实是在感谢老师。


大人有相亲烦恼,小孩有学习烦恼

发布于 10 天前

这就是学生们面临的尴尬境地——被历届老师们灌输了无数遍学习的重要道理,但回头发现于事无济,久而久之,就疲倦了。老师你讲你的,我们听着,只要你高兴就好!


越来越淡的年味

发布于 12 天前

也许是我们长大了的缘故,年味变得越来越寡淡,许多年轻人虽然也有回家与亲人团圆共聚的成份,但更多的是为了那七天假(有的甚至连7天法定都不到)。等热闹劲一过,感觉很空虚。


摄影之旅:欧式风情生态的坊茨小镇

发布于 13 天前

《潍县乡土志》载:“煤炭矿,邑南三十五里张路院、西岭左右,矿苗甚佳,土人自乾隆年间开采……”。因为这里煤矿丰富,德国人来了,日本人来了,于是,这里有了大片大片的洋房。星罗棋布的老洋房,或恢弘大气,或精巧华贵,或厚重古朴,形态不一,集各类建筑流派之大成。


摄影之旅:笏版世界,袖珍大观

发布于 13 天前

十笏园始建于明代的砚香楼,原是明朝嘉靖年间刑部郎中胡邦佐的故宅。后于清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被潍坊首富丁善宝以重金购得,在砚香楼的基础上建了整座园林。十笏园坐北向南,青砖灰瓦,初始设计为北方园林,但也做了不少改动,兼具江南园林的自由风格。


摄影之旅:南大营的峥嵘岁月

发布于 15 天前

里面到处充满了文艺复兴的气息,火车头、旧铁路、老库房、门式起重机、钢铁雕塑……这里有很多老潍坊人年轻时的足迹,抬沙、运砖、打夯、运输、起吊……看到这些场景,不禁让人想到当时开发建设的情景和难忘的峥嵘岁月。


摄影之旅:浮烟山之冬

发布于 16 天前

可能淡季的缘故,浮烟山公园里到处一片荒凉颓败的迹象,让人感觉像是一座废弃的公园。道路上杂草丛生,小别墅人去楼空,游乐场设备瘫痪,鸟园里尚有两只活着的鸵鸟……


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发布于 21 天前

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不禁让我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手机维修,闲空整理整理资料

发布于 25 天前

抽空把资料梳理了一下,存档归类,但还不是很细致,应该进一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头痛的是短片数量非常多,全部过滤一遍费时费力,虽然都视如珍宝,但也不是天天看,总有点浪费的感觉。


来自爱尔兰音乐的小精灵——哨笛

发布于 26 天前

高山绿地上,微风拂面,惊涛拍打着山脚下嶙峋的巨石,溪流却已在山上森林里跳跃出轻快的声调。风笛演绎情绪、竖琴描写美景,乐声远播,爱尔兰民族坚强、浪漫的一面也就在这绮丽的景色中表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