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淡的年味

印象中的春节应该是这样子——

kthTOA.jpg

可实际上却是这样子——

kthoyd.jpg

也许是我们长大了的缘故,年味变得越来越寡淡,许多年轻人虽然也有回家与亲人团圆共聚的成份,但更多的是为了那七天假(有的甚至连7天法定都不到)。等热闹劲一过,感觉很空虚。

 

长大了

自己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不再是一包糖一把玩具枪就能满足幸福的年代了。

 

春节失去特殊性

以前日子穷,只有等到过年的时候才有好吃好玩的,有多少小伙伴都盼望着春节那一天得到新衣服、压岁钱啊,这不就显得这一天最特殊?

kthHeI.jpg

现在不同了,大鱼大肉平时里就能吃到,新衣服平时里就能买到,愿望平日里就得到了满足,春节还有什么吸引力?

 

功利性交际越来越严重

除夕那天回家跟父母吃个饭,初一到亲戚长辈家串串门拜拜年,初二回一趟岳母娘家,初三请姑姑姐姐回家吃顿饭聚一聚,这个年就算完成任务了。这恐怕是大家的“春节任务”吧。

而且,现在亲朋好友聚会免不了相互攀比一下,而且平时里联系少的可能也失去了共同话题,渐渐地亲情少了,功利心却越来越重。

 

攀比心越来越重

越来越多年轻人,对“年关难过”的体会越来越细思极恐。过年回家,最怕亲戚亲戚朋友问三个问题:“结婚了吗?做什么工作的?升职了吗?月薪多少?买房了吗?”

讲真,无论你如何严防死守,总有亲友抓紧一切疏漏,24小时360度无缝连接,身体力行地展示,什么叫做显摆中的战斗机。一系列高频攀比组合拳下来,绝对够你徒增几处内伤。

于是”春节攀比综合征“就这样华丽丽地产生了。然后,你还觉得,这个年过的还有意义吗?

 

低头一族

以前过年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吃着家乡的小吃,聊着每个家里的大小事,唠叨一下生活的琐碎小事。而现在亲朋好友即便是聚在一起,但是很多人都是抱着手机在玩的,都是做”低头一族“。

明明最重要、最想念的人就在眼前,为什么不能放下手机好好说说话呢?世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就在你眼前,而你在抱着手机玩……

 

文化活动太少

别看电视上春节活动那么丰富多彩,但是到了地方上少得可怜。比如黑猫所在的乡镇,春节就没有任何活动。而且,很多活动都是官方组办的,来自群众自发的除了集市还有啥?

kthIQH.jpg

这点上北方应该好好学习南方,南方尤其是少数民族聚居地过年就热闹的多,带有传统民族特色的庆祝活动。少数民族可以发自内心地载歌载舞,北方人可以吗?

相关文章


去不曾涉足的地方     看不曾目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