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发布于 21 天前

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不禁让我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