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发布于 2019-01-29  137 次阅读


行程

先说下潍坊三日游的行程:

2019.01.26 浮烟山森林公园     南大营1789

2019.01.27 十笏园     郑板桥纪念馆

2019.01.28 坊茨小镇

对于一个安丘人到潍坊地界实在算不上是旅游,但暂且称之为旅游吧,因为按我的定义,只要是第一次去的地方均可称之为旅游。比如在十笏园碰到的在潍坊工作多年的人,也未必去过十笏园。

简单地说,我去潍坊,正是弥补自己多年未去潍坊的愿望。

 

浮烟山森林公园

浮烟山森林公园正好在途径潍坊的路上,所以第一站去了它。

可能淡季的缘故,浮烟山公园里到处一片荒凉颓败的迹象,让人感觉像是一座废弃的公园。道路上杂草丛生,小别墅人去楼空,游乐场设备瘫痪,鸟园里尚有两只活着的鸵鸟……

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更多摄影照片:【摄影之旅:浮烟山之冬

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不禁让我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而此时浮烟山公园给人的感觉正是如此。

 

南大营1789文化艺术区

南大营倒是与想象中差距不大,有北京798的样子,只是规模太小了点。里面到处充满了文艺复兴的气息,火车头、旧铁路、老库房、门式起重机、钢铁雕塑……这里有很多老潍坊人年轻时的足迹,抬沙、运砖、打夯、运输、起吊……看到这些场景,不禁让人想到当时开发建设的情景和难忘的峥嵘岁月。如今这批兴建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老旧厂房正在进行着一次全新的历史蜕变。

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更多摄影照片:【摄影之旅:南大营的峥嵘岁月

这些斑驳古旧的墙体,老木质的房顶和已经包浆的红衫木房梁无不透出沉重的沧桑感。这种味道和感觉,闲置的厂房以及特殊年代遗留下来的历史文化情调,从精神到情感、理想到现实,满足了很多人的艺术需求。越来越多的艺术家纷纷入驻这些充满历史沧桑感的老厂房,并逐渐把这里变成了他们创作灵感的来源和展示作品的空间。

艺术区保留了200亩工业库房,整体规划改革为传统文化区、现代创意区、铁路文化区和茶香道文化艺术区四部分,引进了陶艺、木雕、书画、摄影等各类文化业户近百家,一批影视传媒创作基地也在此安家落户,原本破旧的厂房院内正迸发出具有现代勃勃文化的气息。

 

十笏园

十笏园始建于明代的砚香楼,原是明朝嘉靖年间刑部郎中胡邦佐的故宅。后于清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被潍坊首富丁善宝以重金购得,在砚香楼的基础上建了整座园林。十笏园坐北向南,青砖灰瓦,初始设计为北方园林,但也做了不少改动,兼具江南园林的自由风格。

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更多摄影照片:【摄影之旅:笏版世界,袖珍大观

郑板桥纪念馆

出来十笏园,向西几步就是郑板桥纪念馆。穿过高大的红木漆门,迈过高高的门槛,映入眼帘的是那古朴的庭院,整个院落开阔幽静,气氛和谐。不过,纪念馆是现代仿古建筑。

纪念馆展示了郑板桥的生平事迹、文学成就、勤政爱民以及崇德尚廉精神。“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郑板桥的这句“一枝一叶总关情”也是我们的习总书记特别喜欢的诗句之一,在很多场合都引用过呢!

 

坊茨小镇

《潍县乡土志》载:“煤炭矿,邑南三十五里张路院、西岭左右,矿苗甚佳,土人自乾隆年间开采……”。因为这里煤矿丰富,德国人来了,日本人来了,大张旗鼓修铁路建房子,于是,这里有了大片大片的洋房。星罗棋布的老洋房,或恢弘大气,或精巧华贵,或厚重古朴,形态不一,集各类建筑流派之大成。

德军占领坊子后,为了掠夺煤炭,专门修建了青岛至坊子的铁路,时称“胶济铁路”。再后来,德国人走了,日本人逃了,火车仍旧进进出出,煤却越来越少了。煤少了,自己人也三三两两地陆续离开。人走了,房空了,小镇就寂寞下来了。一句话:因煤而兴,因煤而衰

潍坊三日游:南大营、十笏园与坊茨小镇

更多摄影照片:【摄影之旅:欧洲风情生态的坊茨小镇

现存166处德日式建筑中,德式建筑103处,日式建筑63处,总建筑面积45246平方米,较为集中地分布在坊子火车站周围不到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这些建筑,给小镇留下了异域风情,也留下了殖民屈辱和伤痛。

这座百年小镇,就是屈辱历史下开出的一朵艺术之花,结出的一枚文化苦果。现坊茨小镇已成为一个欧式风情生态旅游景区。


去不曾涉足的地方     看不曾目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