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火焰在燃烧
用这微弱的光芒,给苦海中修行的孩子一点亮光
山很高,路很远,没有灯塔怎么前行
浪很大,风很狂,没有护航怎么抵岸
以青春的热度
给贫困山区播下一缕阳光
希望将来成长为参天大树
我们离去了
幸而有拾薪接火的人前赴后继
……

 

因为近几年学生数量骤增,而老师编额不足,学校教学工作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于是,从2016年起,我市教育局与潍坊等高等院校牵手合作,让师范大学生到地方上来实习支教,一是解决本地教源严重不足的燃眉之急;二是提供师范大学生一个实习锻炼的平台与机遇。流年岁月,烟火如常,于是,就有了这点小故事……

 

凌河镇拥翠小学2017-2018

拥翠小学坐落在牟山脚下,是一座依山旁水山青水秀的乡下袖珍学校。教职工只有寥寥三十几名,我2012年考上教师分配到这里开始工作,到离开整整工作了六个年头。当时,听说上级分配实习大学生来,我们很期盼能来两个美女,给孤苦伶仃的女教师小芳做个伴,哪怕是一男一女也好。结果,来了两个帅小伙。

Kd0CYd.jpg
李心辰和王胤
两人都是潍坊学院的,妥妥的小鲜肉。李心辰是体育系,老家云南的;王胤是文学系,老家内蒙古东北部(文化习惯与东北一致)。但是从外貌看,感觉王胤像是学体育的,李心辰有江南文艺范儿。

李心辰体现了南方人“细腻、敏感、多心”的特点,特别爱干净,说话都柔柔的;王胤则体现了东北人“豪放、耿直、豁达”的纯爷们性格,不拘小节,行为举止大方磊落。他俩是我接触的第一批支教大学生,也是交往最好印象最深的。

黄斌和贝鹏
李心辰和王胤走了后,下学期特别希望能来两个女生,结果事与愿违又来了两个男生:黄斌和贝鹏——这下小芳老师躲到厕所哭晕了。
黄斌和贝鹏这一对比较有特点:一胖一瘦。黄斌玩游戏吸烟比较上瘾,贝鹏则规矩的多。可惜他们临走的时候,我和小芳正好外出没有吃饭告别。

 

凌河镇凌河中学2018-2019

杨晓雪
2018年我转调来了凌河中学,任初一12班班主任。记得我校分配过来了二十多个大学生,男女参半,其中分配到我班任教是杨晓雪,一位文静的内蒙古女孩。对内蒙古女孩的印象理解应该是手握马鞭、驰骋草原的彪悍女子形象,她的到来颠覆我的想象。

这届学生没少让我操心,同样也让杨晓雪很难熬。虽然很用心,但是学生们并不买账,真真切切地让她吃了苦头——有几次学生把她气哭了。我们只能安慰她——如果能挺下这届淘皮学生,往后没有更难的了。

Kd0PfA.jpg
信淑珍
下学期接替杨晓雪的是信淑珍,同样是来自潍坊学院。她比杨晓雪的处境好一点,可能学生没那么暴躁了,也可能更坚强一点,没有被气哭过。所以说,有时支教不是来游玩的,很可能是来经历磨难的。

 

写在最后

流年似水,岁月蹉跎,不知不觉便遗忘了许多。写文时边回访了一下:李心辰和王胤今年毕业了,贝鹏和黄斌今年也毕业了,杨晓雪和信淑珍也大四下学期了。而我反应慢才刚刚回过味来,一边感慨时间的逝者如斯,一边回忆曾经的共事往历。你们离去了,还有拾薪接火的人前赴后继,包括我离开了,原单位还在有条运转。感谢有你们,把青春驻足在一所不起眼的乡村学校里。不是奏赋明光上书北阙,亦无惊人之语相赠,唯愿你们毕业后能找到心仪的工作实现人生价值继续发火发热。

Kd0STe.jpg
最后用一句话结尾:花开花落,春去秋来,时光易逝,追忆难寻。明月点缀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相关文章


去不曾涉足的地方     看不曾目睹的风景